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财经 >> 公司 >>  正文

经营困局难破、IPO之路终止 中信建设陷“两难”境地

发稿时间:2020-12-07 11:16:00 来源:中国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网财经12月7日讯(记者 里豫 邓玉蕊)日前,山水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水环境”)再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涉案金额达10902094元。伴随着被执行案件的增加,山水环境经营困境局面日益显现。其半年报显示,公司2020 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 1,169.02 万 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96.36%;利润总额-3,841.48 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22.38%。不仅如此,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山水环境未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未分配利润为-192,691,416.82 元,公司实收股本为 393,781,500.00 元,公司未弥补亏损金额超过实收股本总额的三分之一。

  从2017年入股山水环境,到2019年增资成为第一大股东,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信建设”)或许更能深刻感受山水环境经营恶化带来的压力。

 

  经营困局难破

  2020年8月31日,山水环境发布半年度财报。财报显示,由于受到市场行情的影响,公司老项目处于收尾阶段,承接的新项目处于前期策划阶段暂未开工。此外,公司部分在施项目 受新冠疫情及公司项目所在地防疫要求的影响,公司最终实现营业收入 1,169.02 万元,较去 年同期下降 96.36%;利润总额-3,841.48 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322.3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175.51 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339.49%。

  根据中信建设与山水环境签署的对赌协议,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间,山水环境扣非净利润分别不应低于6000万元、8000万元和1亿元。如当期业绩低于承诺,则实际控制人袁俊山应作为补偿义务人以现金或其他符合法律法规的方式对投资人(中信建设)进行补偿。而实际上,山水环境仅在2017年和2018年刚刚完成业绩承诺,进入2019年,山水环境的盈利能力急转直下。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山水环境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7,540,004.67元,同比下滑57.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4,068,106.79元。

  伴随着业绩不振,经营困难,山水环境的负债率高企,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资产负债率(合并)为70.61%,与主板上市的园林公司相比,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在经营不利的同时,还有一项数据引发市场担忧。2020年8月31日,山水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持续督导主办券商中航证券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公司未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未分配利润累计金额 -192,691,416.82元,公司未弥补亏损金额超过实收股本 393,781,5000.00元的三分之一。

  中航证券表示,受新项目开展和新冠疫情的不确定性的影响,山水环境的持续盈利能力面临重大不确定性的风险,郑重提示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对于亏损原因,山水环境表示,2020 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和项目所在地防疫政策的影响,公司各项目无 法正常开工。同时,公司老项目处于收尾阶段,继续创收能力下降。以上原因导 致公司 2020 年上半年收入大幅下降,进而造成公司未弥补亏损额超过了实收股本的三分之一。

  伴随着山水环境业绩跳水,经营困难,财务压力大增、融资渠道梗塞、证券公司“甩手”等问题接踵而至,

  2020年上半年,山水环境曾短暂的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20 年 6 月 2 日,山水环境未能依据(2020)冀 09 民终 1813 号判决书及时支付供应商工程款,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司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20 年 6 月 20 日,公司被移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20年5月21日,粤开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退出为山水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公告。

  2020年5月29日,河南证监局网站发布公示,山水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山水环境)终止辅导备案。

  2020年9月29日,中航证券有限公司发布公告,退出为山水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提供做市报价服务。

  如何应对目前的困境,山水环境在公告中称,公司后续对外将积极开拓市场,加大优质项目拿单力度,促进业务良性发展, 提高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对内将继续加强内部控制管理,控制营业成本及费用支出,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中信建设陷两难境地

  2019年11月25日山水环境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长袁俊山、董秘薛永平已于11月21日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二人的辞职申请将在新任董事长、董秘选举出来之前后生效,袁俊山辞职后继续担任董事职务。

  实际上,从2019年7月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来自中信建设董事已经占据了山水环境多数席位,包括总经理等一些关键的管理岗位。

  市场猜测,除了目前的董事长及高管辞职公告,山水环境接下来还会陆续发布一些公告,中信建设可能将全面入主。但现实是,中信建设成为山水环境第一大股东后,并没有出现持续增持等动作。

  有接近中信建设的消息人士表示,中信集团对中信建设入股山水环境后出现的持续亏损不满,内部开始讨论后续的多种可能。

  其实,从入股山水环境开始,中信建设从业务协同、融资等多方面都给与了大力支持。

  仅2018年,以山水环境股权为质押,山水环境实际控制人从中信建设直接或间接获得融资数亿元用于企业发展。

  山水环境近两年获得的多个业务也与中信建设有关。如中国(驻马店)国际农产品加工产业园一期 PPP 项目内的多个包项都是直接从中信建设拿到的工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与中信建设的设想不同,在获得中信方面大力的支持同时,山水环境依然没能形成健康发展,其经营业绩却不断恶化,中信建设不得不面临巨大压力。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中信建设,到底是从山水环境甩手离去还是控盘自营,目前还不得而知,但现实是,即便中信建设想抽身而退,但在目前整体外部环境不佳的大背景下,也很有可能是“断臂”行为。

责任编辑:高蕾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