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非遗
首页>>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规范“创新型存款”业务 助银行降成本提升服务能力

发稿时间:2019-06-15 00:00:00 来源:证券日报 中国青年网

  刘 杰

  

  金融监管部门近期要求清理停办根据客户活期存款账户日均余额、参考定期存款利率靠档计息的活期类存款产品。同时,银保监会近期发布“巩固治乱象成果 促进合规建设”工作通知(23号文),首次明确将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等行为作为重点监管领域。笔者认为,近期监管层一系列举措,旨在整顿商业银行揽储过程中存在的不合理竞争,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一、创新型存款产品的演化逻辑和结构特点

  近十年来,商业银行存款增长模式经历了由外汇占款驱动,到影子银行快速发展带动信用体系扩张阶段。中央明确去杠杆、防风险政策基调后,同业、理财、非标等领域业务规模逐年萎缩,导致信用派生能力趋于弱化。受此影响,商业银行存款增长的两个重要驱动因素——外汇占款和信用派生不断减弱,叠加居民财富管理意识增强带来的存款迁徙,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行稳存增存压力明显加大。在此形势下,银行创设的各种新型揽储工具通过结构设计有效规避了自律机制约束,成为负债增长的重要渠道,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为“智能存款”和结构性存款。

  智能存款是一种较普通存款更为灵活的储蓄产品,具有起购门槛低、随存随取、当日起息、按日均规模靠档计息等特点,能够有效兼顾“流动性、收益性和安全性”要求,成为当前市场较为火热的揽储工具。从产品结构上看,智能存款产品之所以能够实现高流动性和高收益并存,核心在于通过转让机制实现了定期产品的活期化运作,而在运用端配置高收益资产覆盖资金成本。具体而言,客户投资智能存款相当于购买了一款定存产品,若客户需提前支取本息,那么银行会将该笔存款的收益权转让至第三方机构,第三方机构则根据产品实际天数和日均规模垫付本息,并持有定存产品到期获取利差。另一方面,银行负债久期并未改变,只需在产品到期后支付第三方机构利息即可。不过,由于智能存款利率相对较高,导致银行在资金运用端需配置高收益贷款才能予以覆盖。

  结构性存款的快速增长始于2017年下半年资管新规的出台,因其特殊的结构设计,既可以突破利率自律机制约束,保证本金兑付满足客户高收益需求,又可以规避资管新规的约束,逐渐成为保本理财短期内的最佳替代品。严格意义上讲,结构性存款内部结构通常为“存款+期权”模式,产品收益包含两部分,一部分资金投资存款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是投资金融衍生工具形成的收益,挂钩标的包括利率、汇率、股票、商品、股票/基金/指数、信用等。然而,由于监管制度不完善,导致部分缺乏衍生品资质或核心存款增长较为乏力的中小行通过设置“假结构”发行结构性存款产品,进而实现变相高息揽储的目的。“假结构”的本质,是在期权部分设置了不可执行的行权条款,并通过提高FTP将结构性存款转化为固定收益类产品,进而实现客户的保本付息。

  二、监管发力旨在降低非理性竞争导致的银行负债成本上行

  目前,我国经济已进入“换挡”阶段,依靠债务融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实体经济面临有效需求和全要素生产率趋势性放缓矛盾,进而导致潜在产出和自然利率的下降。受此影响,全社会平均利润率和无风险利率趋于回落,高收益、低风险优质资产可得性明显降低,商业银行资产收益率不断下滑。

  随着利率市场化推进以及存款增长驱动模式的变化,近年来各类创新型存款产品蓬勃发展,诸如智能存款、带有假结构的结构性存款等产品在为商业银行增加资金来源渠道的同时,同样大幅推高了负债成本,导致银行息差管控压力进一步加大。目前,监管层已从量价两个方面,对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信贷支持作了相关要求,但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风险定价难以有效覆盖资金成本和其他管理运营费用,存贷点差极为薄弱,导致商业银行信贷投放意愿明显不足。

  鉴于此,此次监管要求加强智能存款和假结构存款的整顿,主要为了降低银行因非理性竞争而导致存款成本过度上行,引导存款利率回归常态和巩固存贷利差保持稳定,增强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意愿和能力。

  三、监管整顿短期内将加剧表内存款补充压力和流动性监管指标管控难度

  一是部分依靠高息揽储的中小行表内存款将受到一定冲击。目前,智能存款和结构性存款规模存量占比已初具规模,特别是结构性存款已成为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中小金融机构负债吸收的主要来源。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我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近11.1万亿元,较2017年年中增幅约78%,占全部存款比重6.6%,其中大型银行占比4.25%,中小银行占比9%。

  按照监管要求,预计商业银行将逐步压降按日均规模靠档计息的智能存款,并将结构性存款由假结构转型为真结构,产品资金流向将对商业银行存贷款业务乃至整个经营管理产生重要影响。

  二是流动性指标达标压力加大,管控难度有所增加。在监管导向下,产品资金迁徙将导致部分银行一般存款规模出现回落,进而导致流动性监管指标承压。商业银行若用存单弥补智能存款和假结构存款流失造成的负债缺口,将导致流动性监管指标运行不稳定性上升和管控难度的增加。

  对于银行而言,针对智能存款和假结构存款进行整顿,短期内将对部分中小银行存款业务产生一定冲击,但从中长期看,此举有助于改善因非理性竞争导致的银行体系负债成本高企,对整个银行体系而言无疑是利好政策。

  (作者单位:中国光大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

  本版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观点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