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全球“最假”新股路演:现场全程监控照本宣科招股书

发稿时间:2014-02-17 14:29:00 来源: 理财周报 中国青年网

  原本应是发行人与机构投资者交流的盛会,变成一场“没有意外”的例行会议。

  令一位参加思美传媒路演现场的券商资管人士印象深刻的是,现场一位传媒行业分析师在听到公司高管对“未来公司成长性”的回答后,公开表示,“希望各位领导激进一点”。

  在安控科技和思美传媒的路演现场,不少机构对高管在提问环节的“回答”感到差强人意,拟上市公司高管也感到为难。安控科技高管多次恳请投资者谅解,表示监管层三令五申要符合信息披露的规定,不能超出招股说明书的内容。

  现场监管层人士出席、现场录音录像报送证监会,尤其是在奥赛康和慈铭体检事件后,发行人和承销商都心有余悸。

  新股路演,已经成为机构投资者心目中“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

  机构不满路演

  “现在路演照本宣科,都懒得去了。”南部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副总吐槽。

  事实上,IPO重启以后,新股路演比以往更加空洞乏味。不仅有监管人士在场,路演材料、现场录音都要求备案,而且公司高管和券商都缄口不言招股说明书以外的内容。

  “在路演推介过程若用除招股意向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发行人其他信息,不仅将中止其发行,还要采取相关监管措施。尤其是奥赛康事件以后,公司变得更加谨慎。”南部一家券商市场部经理坦言。

  “以前路演还可以放开一些,可以说说成长史、发家史,对以后大的预期,虽然也不很具体,但至少会说一些,而一对多路演之前的‘一对一’路演则更开放。”前述北京中小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让华南一家券商投行资本市场部人士担心的是,以后即使是拿到发行批文后的一对一路演,也要有录音录像。“前段时间的新股申购检查,将券商和询价机构的手机、微博、微信、qq全部调出来检查,所以有备无患。”他表示。

  过去徘徊在路演门口的黄牛,今年也不见了踪影,原因是协会明确规定发行人不得在现场派发礼品。

  据悉,此前,发行人会在路演时向到场嘉宾发送礼品,包括蓝牙耳机、iPad、公司产品等,导致门口常有黄牛回收倒卖。

  一家财经公关公司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表示,在筹备公开路演这一环节,比以往轻松一些,券商拥有自主配售权以后,许多机构投资者都积极和券商建立关系。路演现场守卫森严,不在邀请名单之列的机构投资者和个人都不能入内。

  “以前券商80%精力都在过会。资本市场中供给有限,需求庞大,券商不得不主动寻找买方。但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以后,券商回归自身的角色,要在定价和销售方面体现竞争力,整合双方资源。”上述券商投行部老总解释说。

  有业内人士呼吁券商资本市场部应该组织机构去企业现场路演,才能给出合理价格,但在实际操作中,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尝试者。“到企业现场还是有很大的困难,会给企业增加一大笔费用。”前述财经公关内部人士表示。

  大家“千里迢迢赶去路演”,无非就是想听听招股书以外的内容,像现在这样,还不如都改成网上路演。

  其实,机构已经不指望通过两三个小时的现场路演了解企业。据理财周报从华东一家券商机构销售部人士处了解到,企业过会,在拿到批文前,他们就会找寻相应的客户进行一对一交流。

  据悉,双方接触的方式,包括喝茶、到对方现场闭门路演等不一而足。券商出动销售交易部,机构一般则为投资经理、研究员。“刚开始的时候是,公司高管都会悉数拜会。但再怎么遮掩毕竟声势大,后来就改为私下喝茶。”一位基金经理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一位经常参与路演的券商分析师称,其实在路演之前,企业已经被不少机构研究员分别调研过数遍。

  宏良股份上座不足五成

  尽管如此,IPO开闸以来,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参加的三场新股路演,场场座无虚席。

  前述北京中小型券商投行人士则认为这是一种虚假繁荣。“IPO闭闸时间太长,大家憋太久了,一下子释放出来,可能到了3、4月份就不会这么积极。”他判断。

  沪上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曾问一位基金研究员朋友为什么还要去参加路演,其朋友表示是因为领导的硬性要求,所以不得不去。

  路演也沦为小圈子的聚会。“都是医药行业分析师,刚好借这个机会小聚一下,互相交流。”一位参加过奥赛康北京路演的分析师称。理财周报记者在路演现场听到与会人士私下里讨论最多的话题,即“这家公司值多少钱、能发到多少钱”。

  不过,也有参加路演的人士对路演持有不同看法。

  “去现场交流还是很有必要的,除了可以针对招股说明书中的难点现场与管理层交流,加深对公开信息的理解,还可以与管理层面对面地交流。法人结构仅是保证公司能够平稳运行,保障一个公司成长性、创造力的还是在于管理层,看人也很重要。”沪上一家券商投行部老总向理财周报记者解释说。

  “去现场的主要是券商、基金等机构的研究员,一些询价机构的高级管理者很少去。”沪上一家券商资管部经理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公司管理层在会上有所保留,但是在私下里可以讲。研究员们主要了解现场情况,和公司高管取得联系。有进一步深入了解的必要时,相关询价机构的领导就会私下和公司高管交流。

  IPO重启以后,新股受到市场的强烈追捧,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路演只是走个过场,大家只关心能不能打着,而对公司的基本面不是很在意。

  “这主要是投资理念有分歧。价值投资者是考虑基本面、行业以及成长性等因素以后报价格,而投机者则不做长期投资,认为这批新股质地好,希望获取短期利益。”上述券商投行部老总介绍说。

  上述信托公司内部人士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路演现场我们能去的都去,但是网下报价通常也是有选择性的。”事实上,在密集发行上市的新股中,部分新股路演遇到了冷场。例如宏良股份在深圳举行首场推介会,现场共设约140个座位,原本9:30开始的推介会推迟到10:00开始,上座率不足五成。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