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非遗
首页>>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卷入“抄袭”风波 海澜之家设计研发遭股东质疑

发稿时间:2019-05-19 09:15: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青年网

  继4月董事长“怒怼”小股东后,海澜之家因旗下品牌黑鲸(HLA JEANS)被质疑“抄袭”再度受到关注。

  5月8日, 深圳潮牌 Roaringwild 在微信公号发布文章和视频称,黑鲸三款 2019年新品 “抄袭”自己在2018年的春夏旧款。此外,视频指出,海澜之家还曾“模仿”过SUPREME、巴黎世家等品牌的单品。

  对此,业内人士和受访律师表示,服装业内的互相“模仿”,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中国商标法和著作权法并没有专门针对服装设计的保护规定,给到一些品牌“钻空子”的机会。此外,维权成本高、周期长、胜诉赔偿金额也不高,使得不少被侵权品牌往往放弃维权。

  陷入“抄袭”风波,也引发了舆论对海澜之家设计研发方面的关注。其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研发费用较2017年增幅超过90%至4902万元。2019年4月股东大会上,面对小股东对公司设计师能力的质疑,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曾这样表示:“最高级别的设计师都在海澜之家。”

  “抄袭”是公开的秘密?

  公开资料显示,提出质疑的潮牌 Roaringwild 所属公司为深圳市洛林华勒服装有限公司,于2010年成立,在对外宣传中一直强调自身的原创性。从其微信公号可以留意到,该品牌习惯于用视频、测评表达观点和态度,此次发布的《抄袭是门艺术,海澜之家使人嫉妒》一文中配有开箱封测视频,对比了黑鲸三款 2019年新品与自己2018年春夏旧款的相似度,比如一款外套,手袖上的文字“Roaringwild ” 换成了”uncommon”。

  Roaringwild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是通过网友的提醒,才知道在海澜之家与自身产品相似。对于质疑,海澜之家目前并没有公开回应。对此,记者向海澜之家董秘发去了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对方的答复。目前,记者并未在黑鲸(HLA JEANS)的线上店发现相关受质疑的产品。

  “全球的服装业内的互相‘模仿’,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在美邦工作过的服装业人士程伟雄认为,“这是由于服装行业的特殊性造成的,时效性很强,春夏秋冬四个季度导致服装的sku变化太快了,也就是产品上新速度快。尤其在电商上,有些款式刚刚出现在T台上,很快各种相似的淘宝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此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法规不够完善。熟悉知识产权的王金华律师对记者表示,在中国,商标法和著作权法并没有专门针对服装设计的保护规定。“服装设计概念比较宽泛,要具体到某项设计或者某项权利,然后再寻求商标法、著作权法或者专利法的保护。但实际上,由于维权成本高、诉讼周期长、胜诉赔偿金额也不高(可能维权花了几十万元,只拿到几万元赔偿),使得不少品牌往往放弃维权。”

  王金华表示,一般说来,对于服装设计,最好的保护方式是将服装设计款式申请外观专利保护。在中国,外观专利保护期限是10年,国外的基本时间也差不多,专利申请的周期达到4~5个月,申请费用一般为2000多元一件。

  记者通过专利检索工具 SooPAT 发现,截至2019年5月,我国服装领域外观设计的专利申请量为183907 件,其中处在专利权有效状态的只有 28836件。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赵红表示,目前服装领域已有不少企业注意到知识产权保护,但款式更新很快,专利有效需要每年交年费维持,对于过时款式,企业往往不再续费去维持专利有效,所以有效专利很少。

  事实上,类似的抄袭风波时常在H&M、ZARA等快时尚品牌中出现。去年7月,陷入抄袭风波多年的ZARA 首次被法院判定抄袭成立。对于为何一些快时尚品牌在“抄袭”上显得如此大胆,曾从事时尚和奢侈品咨询的Harry认为,“由于大部分国家在商标法和版权法方面均没有将服饰纳入保护范围,也就是说,商标法也只保护设计师的名字或是品牌标志,但整个服装却没有知识产权,这给了品牌们‘钻空子’的机会。”

  “还有,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抄袭那些未被授予设计专利的服饰设计并不属于违法行为。为此,如果想要赢得侵权案诉讼,原创品牌首先得要申请尽可能多的专利。不过,专利申请周期需要3~6个月,即便最后取得了专利,抄袭者们可能已经大赚一笔了。”Harry说。

  设计研发遭股东质疑

  “创立初期,海澜之家一直引以为傲的‘轻资产模式’导致其在原创设计能力上不够强势。”在程伟雄看来,所谓的“轻资产模式”,指的是海澜之家作为品牌商,提供品牌的运营和管理,而供应商则是负责提供商品。“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买手制,容易导致各供应商(工厂)为了自己的货品能被海澜之家看中、选中,为了保有自身的销售份额,而去拿一些其他品牌的畅销货来抵充,容易导致原创设计偏少。长期以往,海澜之家对设计、研发的介入较浅,大部分工作由上游供应商完成,可能容易卷入抄袭风波。”程伟雄说。

  不过,在2018年财报中,海澜之家给出的产品研发设计流程图显示,一件服装上市销售前要经过市场调研、提案开发、打样、测试、生产等一整套复杂的流程,并且宣称,供应商只负责打样和生产,其余的核心环节全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财报还显示,该年公司的研发费用为4902万元,较 2017 年增长幅度超过90%,对此海澜之家解释称,主要为“新品牌的增加导致研发费用投入的增加”。但从比例上看,2018年研发投入仅占营业收入比例的0.26%。与竞争对手森马相比,同期森马的研发费用3.6亿元,是海澜之家7倍多。此外,财报并未具体提及黑鲸 (HLA JEANS )的研发支出。

  记者留意到,此前便有对于海澜之家在设计研发上的质疑声传出。在2019年 4 月召开的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曾有小股东表达了对设计师实力问题的质疑,周建平当场反驳到:“你说的那些高端设计师,凭什么说他们是高端设计师,他们是哪个大公司的,设计的商品卖了多少,销售额有多少?最高级别的设计师全在海澜之家,卖得多就说明喜欢我们设计的人多,销售额可以说明一切,没有人超过海澜之家就说明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财报显示,2018年海澜之家实现营收190.9亿元,同比增长4.89%;净利润为34.55亿元,同比增长3.78%。根据国际男装市场报告,海澜之家占有中国男装市场份额的4.6%,连续5年市场份额第一,在中国拥有超过 6600家门店。然而其正面临严峻的库存问题,2017年,海澜之家期末存货达84.92亿元,到了2018年,这个数据增长了 11.55%至 94.7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9.63%。而同样以男装出名的七匹狼、报喜鸟,二者在2018年期末的存货营收比分别为27.44%、26.37%。“要从根本上去解决库存问题,可能要从产品的创新上去改进,包括服装的设计、版型以及材质等。”程伟雄说。

  自2016年以来,海澜之家开始实施一系列品牌年轻化转型计划,包括聘请男星林更新作为品牌代言人、赞助综艺节目《奇葩说第五季》、入股快时尚品牌 UR等。此次风波涉及到的黑鲸(HLA JEANS),也是品牌年轻化转型的一部分。财报显示,黑鲸(HLA JEANS)于2017年推出,主要客群为居住于新一线与二三线城市的泛 90后青年。在品牌年轻化转型的同时,海澜之家每年包括广告费用在内的销售费用也在逐年增加,2015年销售费用为 13.47亿元,而2018年上涨至17.99亿元,其中,广告宣传费高达 6.27亿元人民币,为同期七匹狼、九牧王等公司的5~10倍。

  “当企业的规模越做越大,作为品牌商要具备在设计方向上的规划,海澜之家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还是要不断加深推进,要去把握品牌的定位、风格以及研发体系,还有如何借助创意营销,向消费者传递品牌的原创思想。如果不加紧推进,而是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采用轻资产模式,容易导致海澜之家失去了原本的竞争力。”程伟雄说。

责任编辑:苗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