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P2P“爆雷潮”与“挤兑潮”交织 预计3年后九成平台将消失

发稿时间:2018-07-22 08:01:5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青年网

  “能不后悔吗?最后悔的就是做了P2P。”

  对这个问题,网贷平台图腾贷董事长罗润超心里五味杂陈。此前不久,这家成立于2014年,以车抵贷业务为主的P2P平台还兴致昂扬地谈转型,此刻的他满口皆是无奈和叹息。

  即便罗润超对外部环境变化有了心理预期,但形势的急剧恶化依旧超出了他的想象。从6月份起延续至今的网贷“爆雷”潮,以及市场不断蔓延的恐慌情绪,让他意识到,理想与现实之间能有如此大的距离。

  从今年年初至今,P2P行业中出现问题的平台已经超过了800余家,仅6、7月份爆雷的P2P就已超过100多家。而在这些名单中,响亮的大型平台也越来越多。从6月中旬被称为“民间四大高额返利平台”之一的唐小僧爆雷;7月份,牛板金、投之家、钱爸爸、银豆网等知名平台相继爆雷,道口贷、爱投资等平台也出现逾期,涉及金额与投资者众多。

  这导致对这个行业的信任危机开始蔓延,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更多平台的“挤兑”风险。恐慌之下资金进一步加速逃离P2P行业,这样的趋势尚未看到缓和的迹象。

  “最近这两天我接到的求救电话至少有10多个,很多P2P平台找我们提供流动性支持,一些大的平台也扛不住了,恐怕这形势还在继续蔓延。”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称。

  爆雷潮与挤兑潮交织之下,浴火之后的P2P行业能否重生?

  风暴中的挤兑潮

  “4月份已经有部分合作的机构投资者开始退出,那时候就感觉苗头不对,所以5月便谨慎地进行新业务的转型。”罗润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

  但他的步步谨慎难以抵挡平台资金大幅净流出带来的冲击。自5月份以来,图腾贷平台资金净流出相当明显,2个月净流出资金达到2.5亿-3.5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平台规模的15%-25%,罗润超直呼受不了。

  部分出借标的到期,借款人无法归本,至6月底时合作资产端已垫付约4000万,继续垫付压力较大。迫不得己,6月26日,图腾贷官网发布出借展期公告,展期期间借款人承诺按月支付利息。

  在展期公告发布后,罗润超的心理几近崩溃,24小时未眠。“因为不知道接下来需要面临什么问题。经侦是否会找上门?投资人的资金怎么办?”但走到这一步,罗润超认为自己也还算幸运,因为几乎同一时期,很多P2P平台已经“爆雷”或清盘。

  此时,P2P行业已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般的“爆雷潮”。

  自6月15日号称750亿交易量的唐小僧突然出事后,瞬间引发了新一轮P2P倒闭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进入7月,“爆雷”事件愈演愈烈。

  7月3日,杭州知名网贷平台牛板金发布逾期公告,随后,牛板金被曝出前董事等人虚构标的,卷走投资人资金高达30多亿元。

  7月13日,投之家员工发现CEO黄诗樵、COO邓伟、CIO覃五权、总助颜渊等几位核心高管失联,员工情绪出现恐慌,部分员工报案。第二天,投之家被深圳警方以涉嫌集资诈骗案立案侦查。

  7月17日,永利宝也爆雷,永利宝官微发布消息称:“请各位投资人报警维权”,其APP也弹出消息称平台老板余刚、张玉丰已失联。

  紧接着,7月18日,银豆网称实际控制人失联,资金无法兑付,CEO王鹏程称已经报案并配合公安机关缉拿实控人。而除了“爆雷”和跑路此起彼伏外,还有很多平台开始主动暂停业务,良性关停。

  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平台交易规模和投资者用户数量庞大,投资人对网贷平台的信心遭遇极大冲击,进而引发了更多的恐慌。

  投之家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13日,平台累计借贷金额为265.76亿元,借贷余额为29.14亿元。

  “投之家出事对行业打击很大,都知道它是行业最大第三方网贷之家的关联平台,而网贷之家一直被认为是站在投资人角度,维护投资人利益的良心平台,所以信任它的投资人很多。”周世平称。

  事实上,在更多知名平台相继“爆雷”后,恐慌之下挤兑的势头进一步加剧,甚至连一些大的平台也受到了直接的冲击。

  “从6月17日至7月16日,红岭创投的资金净流出也高达2.8亿元,直到最近这几天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周世平称。对于单月交易金额约80亿-90亿元的红岭创投来说,还能有缓冲的余地,但对很多中小平台来说,流动性枯竭往往带来的就是致命一击。

  7月9日,北京网贷平台火球网发布公告称,近三周一直在遭遇大规模净流出,存量在短时间内下降超过25%,流动性接近枯竭。自此,火球网宣布良性退出。

  7月13日,贝米钱包发布P2P良性退出公告,称从7月1日开始,平台出现了每日净流出3倍于以往的情况,平台采取多种措施仍无法满足全部的兑付需求,于是只能选择良性清盘。

  融360监测数据显示,7月第二周网贷行业的总成交量仅为405.17亿元,较前周环比下降5.90%,当周资金净流出额高达40.47亿元,其中14家平台资金净流出额均超过亿元。

  不容忽视的是,在流动性紧缩背景下,一些P2P平台变相“短标长投”的做法也加速了流动性危机的爆发。

  “除了外部宏观环境变化的原因,有的项目借款期限很长,但期限长的标没人投,就只能通过发短标来吸引投资人,平常流动性好的时候没有问题,但流动性紧张的时候就会有放大效应。”周世平称。

  此外,由于监管层严格限定期限匹配,为了解决长标的流动性问题,不少P2P平台都提供债转服务,即投资人将资金借出后形成的债权,可以在存续一段时间后在平台上转让给其他人。事实上,多数债转业务背后都有真实的借款标的,严格意义上不算是资金池业务,但它却存在类似资金池业务的期限错配、短标长投等风险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情况下,不仅是投资人倾向于快速拿回自己的钱,借款人也同样在制造危机。在P2P问题恶化时,一些借款人产生侥幸心理,以P2P不合规为由散布恶意不正当信息,导致整体环境下借款人的还款意愿下降,而平台投资者申请提现激增,导致回款延迟,对P2P平台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最近这两天我接到的求救电话至少有10多个,很多P2P平台找我们提供流动性支持,一些大的平台也扛不住了,恐怕这形势还会继续恶化。”周世平称。

  乱象浮出

  “爆雷”潮中,P2P平台身上长期被掩盖的各种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甚至仅仅在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层面,便出现了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情况。

  由于股东背景是P2P平台取信于投资人的重要背书,很多P2P平台都往自己身上贴上了国资、上市公司背景等标签,但其背后真实的投资方和实际控制人则往往非常复杂,如投之家的实控人究竟是谁,就变成了一出罗生门事件。

  6月19日,投之家官网发布文章称,“获得上市公司珈伟股份母公司灏轩投资B轮融资,融资规模达4.09亿元,上市公司平台以2.11亿元收购原股东35.24%的股权,同时通过增资1.98亿元,获得19.76%股权,直接或间接持有投之家总共55%的股权”。

  根据企业工商信息,目前投之家最新的两大股东,分别是2017年12月入股的镇江富隆天钰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4.76%;2018年6月入股的阿拉山口市灏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5.24%。进一步查询可知,截至2018年一季度,灏轩投资是上市公司珈伟股份的第三大股东,持股10.33%。

  不过颇为蹊跷的是,珈伟股份通过公告声明灏轩投资未对投之家进行投资。7月13日,珈伟股份向公司股东灏轩投资进行了询证并已收到相关回复后,发公告表示,灏轩投资未与“投之家”签署任何投资协议,且从未对其进行投资及参与任何经营管理,更未派驻任何人员进驻“投之家”, 未通过“投之家”进行任何融资行为,称投之家2018年6 月15日股权变更的相关备案文件存在伪造嫌疑,灏轩投资将进一步寻求权威部门的认证。

  出现在投之家身上的问题并不仅限如此,涉嫌虚假发标、做大待收、资金流向不明等问题也随之得到更多的证实。

  另一爆雷平台银豆网的股东背景也是迷雾重重。

  工商资料信息显示,银豆网股东为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 (70%)(下称华信集团)和CEO王鹏程(30%)。因华信集团作为大股东,银豆网也被认定为国资系平台。

  但对于华信集团的真实背景和身份,仍有不少疑点。

  据银豆网官方资料介绍,华信集团是由原电子工业部批准,由清华大学、中国惠通通讯电子中心、中国通广电子公司、中国瑞达系统装备公司等联合兴办的一家国资联营企业,注册资本589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曾将华信集团列入经营异常名单,理由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

  虽然华信集团是大股东,但据银豆网CEO王鹏程在平台爆雷后的公开声明:“自2014年中光担保出问题后,李永刚作为中光股东,以代偿为由介入银豆网资产端,在华信入股前后整个银豆网就被李永刚集团操控。”隐藏在幕后的实际掌控者是李永刚,这与公示的信息明显不一致,而李永刚的身份尚不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30日,本是监管层原定的P2P备案验收的时间节点,尽管最终出现了备案截止时间延期的利好,但是很多P2P爆雷未能挺过去。

  2017年12月8日,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整改验收后的P2P备案,登记工作大限在2018年6月底。无法完成备案登记但依然实质从事P2P业务的机构会受到包括封禁网站、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向其提供各类金融服务等处置。

  事实上,一些交易量大的知名平台反而备案难,原因是没有按照监管要求,在整改期业务规模不能增长、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不再新增不合规业务。所以无法通过新的资金来承接有转让需求的投资人。

  投之家CEO黄诗樵7月13日在某投资人群里也曾称,“去年9月,徐总(即徐红伟)决定要把投之家卖掉。后来和其中一个买家达成了协议,要求我们团队做到一定的待收业绩,才付股权款。待收做上去以后,有部分新股东推荐的借款企业就逾期了,而且情况比较严重。新股东要求我们运营团队必须让他们推荐的借款客户在平台上发标。”“单从合规属性上,还不足以解读此次平台爆雷潮。”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在实体经济去杠杆的宏观背景下,所有贷款类机构都在承压,考验的是平台的资产配置和风控能力。

  薛洪言认为,合规整改的成绩有目共睹,不过,由于集中整改并未结束,某种程度上,P2P行业仍处于“无证驾驶”期,不少平台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合规性问题,这也是集中整改期不可避免的阶段性特征。

  自救与出清

  种种迹象显示,此次P2P的爆雷潮将比此前的任何一次都更为严峻,对行业的影响也将更为深远。

  融360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至今,全国已有828家网贷平台出现问题,包括平台失联、提现困难、终止运营等情况。从爆雷的平台数量上来看,已经和2015年全年爆雷的P2P平台数量(2015年共爆雷867家)相差无几,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尚难有明显改观。

  恐慌之下,监管层及行业协会也开始发声,缓释风险。

  7月9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央行正式确定互联网金融备案继续延期1-2年,一方面对现在爆雷潮略做降温,也给了平台一次机会进行整改,逐步迈向合规进程。而针对网贷备案验收的细则,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称,很快将会落实相关的187条细则,这也是希望通过加快认定规范的平台,避免因违规平台导致负面影响继续扩大。

  7月16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消息称,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大打击恶意逃废债等行为,同时,进一步发挥司法协作、资金存管、信息披露、信用信息共享等基础设施手段作用,形成失信联合惩戒。这也会对恶意逾期产生一定的警示作用。

  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江苏等多地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接连组织召开座谈会、发布工作指引等,有效防范化解风险。其中,北京互金协会表示接下来将加快推进“白名单”机制建设,推进分级分类工作。

  部分P2P平台也开始采取各种自救措施,如发布最新经营数据、举办针对投资者开放日活动、增加注册资本、开展在线直播等,以此极力避免受到更多波及。与此同时,部分平台先后宣布完成融资,也有平台宣布将增加注册资本金,力图提振行业信心。“行业这次震动会很大,肯定会大洗牌,但也要理性看待,洗洗更健康。”周世平直言,P2P的模式是经过市场验证的,相信经过这次风波,优质平台的价值会更突出。

  但多位业界从业者亦坦言,目前出手救行业、挽回投资者信心,无论是常规还是非常规手段,都是非常难的。

  另一方面,记者注意到,从2016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的出台算起,P2P行业的合规整改已经持续了近2年时间。整体上看,效果是显著的,平台合规意识大幅增强,存量违规业务得到集中清理。中国互金协会数据显示,专项整治以来共有5074家从业机构退出,不合规业务规模压降4265亿元。

  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在运营P2P网贷平台共2835家,上半年消亡721家,其中长时间无法访问的达七成,内容长期不更新、不维护的僵尸网站占11.97%,平台跑路、经侦立案等占9.29%。

  中金公司在其最新报告中称,预计P2P退潮或仍将持续2至3年。在满足监管合规要求基础上,再考虑运营成本的攀升,3年后正常运转平台预计不超过200家,仅为目前运营平台数量的10%左右。

责任编辑:吕雪慧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