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9.6万亿政府引导基金也缺钱 "交作业式"投资效果难保证

发稿时间:2018-07-03 15:11:10 来源: 华夏时报 中国青年网

  ■本报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6月24日,北京市科技创新母基金正式宣布成立,基金规模300亿元,其中北京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出资120亿元。且为适应原始创新周期长的特点,科创基金投资原始创新的子基金存续期可为15年。此前,6月11日,总规模148亿元的张家港基金宣布正式启动,其中政府产业投资基金出资100亿元。

  数据显示,目前存量的政府引导基金已有9.6万亿,已到位资金为3.4万亿,其中4万亿省级政府引导基金到账1.2万亿。

  近两年,政府引导金在我国股权投资市场上的作用已不言而喻。随着此前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陆续进入投资期,一方面,其将在促进创业项目发展方面起到愈加重要的作用;但另一方面,政府引导基金在市场运行中也暴露出诸多问题。

  甚至有基金管理人对《华夏时报》记者直言,由于政府投资基金有诸多要求,有些基金可能最后就是想尽各种办法,为了“完成作业”,这样投资效果一定不好。

  去杠杆之下,

  政府引导金也缺钱

  清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国内政府引导基金共设立达1501只,总目标规模约9.6万亿元。其中,基金规模最大的为省级政府引导基金,387只基金目标规模总额达到4万亿元;基金数量最多的为地市级及县区级设立的政府引导基金,共有1085只,基金目标规模共计4.3万亿元。目前,政府引导基金凭借雄厚的资金背景,已成为股权投资市场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之一。

  白泽资本负责人彭然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于一级市场的变化,最近几年感到比较明显的是政府在其中的重要性变得空前强大,目前包括引导基金、产业园等。未来这个市场会和政府体系越来越多地交织在一起。”

  然而,受政策影响,政府引导基金自身资金来源似乎开始变得困难,成立难度也略有增加。有金融系统人士曾对媒体表示,自己所在地方政府此前推进的一只产业引导基金最近陷入停滞。

  对此,彭然解释道:“此前很多政府体系的基金主要出资来源是财政、国企,还有银行配资。资管新规出台后,很多此类资金出不来,而且一旦银行撤资,基金就会出现很大空缺。”

  同时,“受去杠杆影响,银行贷款越来越少,导致整个社会都没有钱,上市公司、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VC/PE都缺钱。”

  此外,近日某VC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机构此前申请的某只政府引导基金未准时到账。“有些号称超过10万亿管理规模的基金,实际上可能没那么多。”

  但对这种现象,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目前资金未到账与政府引导基金缺钱没有直接关系。“一般最后都会到账。”他称,“绝大部分20亿以上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实际到账规模一定会差好几倍,政府不可能拿20亿给你放到账户,然后随便你用,一般会分成四五期。”

  “不以盈利为首要目的”与市场化LP矛盾凸显

  随着此前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陆续进入投资期,一方面,其将在促进创业项目发展方面起到愈加重要的作用;但另一方面,政府引导基金在市场运行中也暴露出诸多问题。

  众所周知,政府引导基金不以盈利为目的,普遍对收益要求较低。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公司总经理蒋玉才就曾在公众场合提道,对政府引导基金最根本的定义有两点,首先政府引导基金是属于市场化运行的政策性母基金,其次是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也有业内认为,盈利是随之投资带来的副产品。

  彭然表示,政府引导基金的使命就是为了促进地方产业发展,为地方招商引资,因此很多引导基金在使用过程中,没有真正站在市场化角度。

  然而,毕竟在一只基金中,政府引导基金只出资一定比例,剩余资金需要基金管理机构从市场LP中募集。以深圳为例,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曾介绍,深圳市引导基金出资份额一般是25%左右,不会超过30%,机构需要到市场上募集剩下的75%。

  对于市场化LP而言,投资回报率则排在第一要位。“地方政府自身的主要诉求是希望基金能够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而市场化LP的诉求是利益最大化。这是目前双方的冲突点所在。”有投资人对记者说。

  “有的政府引导基金利用得非常好,但有些地方缺乏相关产业基础,导致一只基金既没做出什么政绩,也没获得好的基金回报,GP对双方都没法交代。一些社会资本起初可能希望与地方政府搞好关系,甚至为了拿到一些资源而加入,但基金持续亏钱或者看不到挣钱的希望,社会资本就不会愿意持续参与。”上述投资人表示。

  “没有产业基础的地方,硬生生地用产业基金手段扶持当地产业,可能让其它LP觉得很不公平。”上述投资人说。

  交作业式投资效果难保证

  政府近两年出资额越来越大,但其在单个基金当中的出资比例平均约占20%至30%,其余的70%到80%的规模,仍需要靠GP在社会上募资,深创投总裁孙东升也曾提出:“社会化募资压力较大,很多基金因此达不到要求而夭折。”

  此外,政府引导基金一般会有一定的限制要求。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曾表述,政府对风险投资支持力度非常大,是可喜的。但一般而言,国家级的母基金要求60%多投在中小企业,有些地方引导基金要求反投投资比例为1∶5,一方面的确可以促进地方产业发展,但某种意义上,给基金管理机构的压力比较大。

  “一只基金几十亿,60%要投资中小企业、初创企业,对基金管理机构而言,是较大的挑战。”郑伟鹤说。

  此外,孙东升也曾表示,政府引导基金设立之后,投资可能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设立一个基金,本身当地的项目资源有限,在投资上,以创投的专业眼光来选择项目,投资标的相对匮乏,投资进度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

  对此,彭然对记者说:“有些基金可能在投资的第四年或第五年开始想,好像还有一点政府要求的反投比例没有完成,最后就是想尽各种办法为了交这个作业,这样投资效果一定不好。”

责任编辑:高蕾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