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非遗
首页>>财经 >> 产业经济 >>  正文

元六鸿远核心产品两年半降价74% 高毛利率真实性遭疑

发稿时间:2019-03-28 09:17: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3月22日,北京元六鸿远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六鸿远”)首发上会获通过,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元六鸿远主营以多层瓷介电容器(MLCC)为主的电子元器件的技术研发、产品生产和销售。元六鸿远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4134万股,募集资金7.45亿元,其中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4.86亿元用于“电子元器件生产基地项目”,4900万元用于“直流滤波器项目”,6000万元用于“营销网络及信息系统升级”。

  元六鸿远主营业务包括自产和代理两大类,代理业务在主营业务中占比过半,但代理业务毛利率远低于自产业务。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自产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0.17%、80.08%、82.53%、81.71%;代理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6.00%、13.65%、16.45%、16.56%。

  元六鸿远自产业务同类产品毛利率远超同行火炬电子。

  2014年、2015年,元六鸿远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80.54%、80.55%,同行火炬电子同产品毛利率分别为76.09%、73.63%,元六鸿远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毛利率超火炬电子4-7个百分点。

  2014年度、2015年度,元六鸿远有引线多层瓷介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68.52%、71.78%,同期火炬电子的同类产品引线式多层陶瓷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17.07%、20.32%。

  元六鸿远有引线多层瓷介电容器毛利率高出火炬电子同类产品51个百分点。元六鸿远招股书称差异主要由于火炬电子上述产品主要面向消费类客户,而公司上述产品主要面向军工客户,产品等级不同导致。

  《国际金融报》指出元六鸿远毛利率偏高。报道称,事实上,毛利率异常对IPO企业来说一直是个难题,如果明显偏低,则给持续经营能力蒙上阴影;若是明显偏高,又没有正常的商业理由,则容易让人对数据的真实性产生质疑。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自产业务的核心产品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MLCC)平均售价年年下滑,分别为7.54元/个、6.50元/个、3.24元/个、1.95元/个。2017年1-6月相比2014年,两年半时间,元六鸿远核心产品平均售价已经下滑74%。

  据投资有道,元六鸿远的MLCC销售单价在报告期内与市场上同类产品的变化趋势完全相反。

  公开信息显示,全球最大的MLCC生产商日本村田在2016年底将旗下MLCC各型号产品单价均上调20%至30%,2017年3月村田再次将价格上调25%;全球第二大生产商三星电机的部分高端MLCC产品在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销售单价涨幅超过10倍;台湾MLCC巨头国巨在报告期内连续四次调价,截至2017年6月,其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已累计上浮超过70%,部分型号的销售单价翻了四五倍。

  受国际MLCC巨头提价的影响,国内MLCC主要生产商火炬电子、宏达电子、国瓷材料MLCC的销售单价也纷纷水涨船高,其中国瓷材料2016年部分产品的销售单价增长超过20%,火炬电子与宏达电子部分MLCC高端型号的单价在2017年上半年翻了三四倍。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为何元六鸿远的MLCC单价要选择逆势下行?这是一个谜。

  上述报道还指出,元六鸿远产品成本或存异常,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远低于原材料之一芯片的采购单价,“面粉贵过面包”。通过简单计算可得,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分别为0.36元/个、0.33元/个、0.15元/个、0.08元/个。但是,据披露公司报告期内芯片采购单价分别为0.29元/只、0.33元/只、0.55元/只、0.23元/只。

  “在2016年与2017年上半年,公司生产的单个MLCC的单位原材料成本还不及当年单个芯片的采购价高,而且相差还不是一点点,而是最多相差3倍,这恐怕需要更加合理的解释了。”该报道称。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给元六鸿远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主营MLCC为主的电子元器件厂商冲IPO 69岁实控人与女儿不是一致行动人

  元六鸿远主营业务为以多层瓷介电容器(MLCC)为主的电子元器件的技术研发、产品生产和销售,包括自产业务和代理业务两大类。

  截至新版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郑红直接持有元六鸿远4753.25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8.33%,为元六鸿远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报告期内,郑红始终为元六鸿远第一大股东并担任元六鸿远的董事长。

  郑红,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1950年10月出生,大专学历,高级工程师职称。郑红曾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知青、北京市无线电元件六厂干部,1995年至2017年任元六电子中心董事长、总经理,2001年至2008年任元六有限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至2016年任元六有限董事长,2016年至今任元六鸿远董事长。郑红曾获得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电子工业部“科技发明二等奖”及原信息产业部载人航天工程“个人三等功”荣誉称号等奖项。

  元六鸿远实控人、董事长郑红今年69岁。郑红之女郑小丹持有元六鸿远4.27%股份,担任元六鸿远副董事长。

  元六鸿远招股书并未披露郑红与郑小丹系一致行动人。证监会在反馈意见里要求元六鸿远补充说明郑小丹与郑红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同时请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发表明确意见。中国经济网记者在新版招股书中未找到元六鸿远对该问题的说明。

  拟募资7.45亿元 募投“计划”已完成或完成大半

  元六鸿远分别于2017年5月26日和2018年1月5日报送两版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4134万股,拟IPO募集资金7.45亿元,其中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4.86亿元用于“电子元器件生产基地项目”,4900万元用于“直流滤波器项目”,6000万元用于“营销网络及信息系统升级”。

  元六鸿远2018年1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披露,公司拟募投的“电子元器件生产基地项目”和“直流滤波器项目”计划投入时间均为2017年6月,项目实施周期均为3年;“营销网络及信息系统升级”计划投入时间2017 年3月,项目实施周期2年。

  按照元六鸿远招股书披露的募投计划,“营销网络及信息系统升级”项目建设应该已经完成,“电子元器件生产基地项目”和“直流滤波器项目”已实施近两年,仅剩1年3个月完工。

  发审会重点问询毛利率问题 采购数据异常引关注

  3月22日,发审委会议对元六鸿远提出询问的主要问题包括:

  1、报告期内,发行人自产业务收入基本以军品为主,毛利率保持在80%左右。请发行人代表:(1)结合军品业务的特点、产品竞争优势、与主要客户的合作历史等,说明获取军品订单的主要途径和方式、定价的原则、依据和议价能力,自产业务保持高毛利率的合理性与可持续性,未来是否存在军工客户要求大幅降价的风险;(2)说明主要客户同一配套军品是否会选择两家以上供应商,发行人的竞争优势及被替代风险、军品业务的稳定性与可持续性。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2、报告期内,发行人代理业务收入占比在50%左右,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业务水平。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代理业务模式的商业合理性、可持续性;(2)代理业务采购的最终生产厂家或品牌,与主要代理厂家之间代理合同的主要条款,对主要代理厂家是否存在依赖;(3)代理业务收入的变化情况及原因,是否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业务保持一致,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业务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4)对主要代理业务客户的收入变化情况,2018年下游行业政策及市场需求变化情况及对当年代理业务新增订单的影响,代理业务收入是否存在下滑风险,对发行人未来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5)2018年底代理业务相关存货增加较多的原因及合理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6)通过中间商北京三合兴向终端客户销售的原因及合理性,北京三合兴股东、董事、管理层与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及其他利益安排。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3、报告期内,发行人自产业务主要原材料芯片、瓷粉采购量大幅高于同期生产消耗量。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原材料芯片、瓷粉采购量与生产消耗量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逐年增加芯片储备的必要性;(2)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的产量与芯片的耗用量是否存在对应数量关系,其原材料芯片采购单价大于等于单位成本的原因及合理性;(3)存货的管理、盘点制度及执行情况,自产业务存货的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3年以上库龄芯片未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4)原材料成本的归集、结转是否规范,是否存在少计或跨期调整成本等情形,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执行。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4、发行人在报告期内(特别在2018年)销售收入与应收账款余额均增长较快,信用期较长(自产业务信用期不超过24个月,代理业务信用期不超过12个月),按账龄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请发行人代表:(1)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对主要客户信用政策的合理性;(2)说明2018年是否存在通过放松信用政策刺激销售的情形;(3)结合各期末应收账款回款情况、2018年末应收账款预期回款情况等,说明坏账准备计提政策是否谨慎,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合理。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5、发行人军用电子元器件制造厂生产线认证(QPL)合格证书已于2012年11月16日到期,《三级保密资格单位证书》已于2018年6月17日到期。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上述证书续展期限较长的原因,展期是否存在法律障碍;(2)QPL证书未办理续期对生产经营的影响,对本次募投项目实施进度及效益测算的影响。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代理业务过半 毛利率远低于自产业务

  元六鸿远主营业务包括自产业务和代理业务两大类。据招股书,元六鸿远自产业务的主要产品包括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有引线多层瓷介电容器、金属支架多层瓷介电容器以及直流滤波器等,产品应用于航天、航空、船舶、兵器、电子信息、轨道交通、新能源等行业。2014年-2017年1-6月,自产业务收入占元六鸿远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42%、52.35%、49.44%、46.27%。

  元六鸿远代理业务的主要产品为多种系列的电子元器件,面向工业类及消费类民用市场。2014年-2017年1-6月,代理业务收入占元六鸿远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58%、47.65%、50.56%、53.73%。

  元六鸿远自产业务与代理业务大致五五开,但自产业务毛利率远超代理业务。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自产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0.17%、80.08%、82.53%、81.71%;代理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6.00%、13.65%、16.45%、16.56%。

  自产业务同类产品毛利率高出火炬电子50个百分点

  元六鸿远自产业务同类产品毛利率远超同行火炬电子。

  2014年、2015年,元六鸿远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80.54%、80.55% ,同行火炬电子同产品毛利率分别为76.09%、73.63%,元六鸿远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毛利率超火炬电子4-7个百分点。

  2014年度、2015年度,元六鸿远有引线多层瓷介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68.52%、71.78%,同期火炬电子的同类产品引线式多层陶瓷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17.07%、20.32%。

  元六鸿远有引线多层瓷介电容器毛利率高出火炬电子同类产品51个百分点。元六鸿远招股书称差异主要由于火炬电子上述产品主要面向消费类客户,而公司上述产品主要面向军工客户,产品等级不同导致。

  自产业务核心产品MLCC价格一年一降

  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为元六鸿远自产业务的核心产品。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及2017年1-6月,元六鸿远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收入占全部自产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2.38%、91.01%、92.73%及92.69%。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平均售价分别为7.54元/个、6.50元/个、3.24元/个、1.95元/个。

  

  元六鸿远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平均售价年年下滑,2015年同比下滑13.79%,2016年同比下滑50.15%,2017年1-6月平均售价再比2016年下滑39.81%。

  投资有道:元六鸿远MLCC售价变动趋势与同行相反 产品成本数据异常倒挂

  据投资有道,元六鸿远的MLCC(片式多层瓷介电容器)销售单价在报告期内与市场上同类产品的变化趋势完全相反。

  据某权威的产业网披露,MLCC的单价自2016年第二季度末以来便开始大幅上涨,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其上涨幅度已经超过了50%,与公司报告期内同期的MLCC产品单价变动严重不符。

  公开信息显示,全球最大的MLCC生产商日本村田在2016年底将旗下MLCC各型号产品单价均上调20%至30%,2017年3月村田再次将价格上调25%;全球第二大生产商三星电机的部分高端MLCC产品在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其销售单价涨幅超过10倍;台湾MLCC巨头国巨在报告期内连续四次调价,截至2017年6月,其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已累计上浮超过70%,部分型号的销售单价翻了四五倍。

  受国际MLCC巨头提价的影响,国内MLCC主要生产商火炬电子、宏达电子、国瓷材料MLCC的销售单价也纷纷水涨船高,其中国瓷材料2016年部分产品的销售单价增长超过20%,火炬电子与宏达电子部分MLCC高端型号的单价在2017年上半年翻了三四倍。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为何元六鸿远的MLCC单价要选择逆势下行?这是一个谜。

  此外,报道还指出,元六鸿远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与芯片单价惊现倒挂。

  元六鸿远主营产品MLCC是带有芯片的电容器,但到了2016年和2017年,该公司MLCC的直接材料成本竟然大幅下降到了芯片的采购单价之下,这似乎有点“面粉贵过面包”意思,有些让人费解。

  据招股书披露,元六鸿远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MLCC及其他类似电容产品的合计产量分别为3,127.81万只、4,353.78万只、10,662.16万只、8,230.80万只,元六鸿远自产业务的总成本分别为4,514.55万元、5,441.84万元、5,606.11万元、3,155.97万元。通过简单计算可得,MLCC在报告期内的单位成本分别为1.44元/个、1.24元/个、0.53元/个、0.38元/个,2016年和2017年的下降幅度非常大。

  再细分产品的成本构成,直接材料费用分别为1,156.15万元、1,461.13万元、1,613.83万元、695.69万元,通过简单计算可得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分别为0.36元/个、0.33元/个、0.15元/个、0.08元/个,逐年降低,2016年和2017年下降尤其明显。

  招股书披露,直接材料费用中,主要原材料为芯片,芯片费用占直接材料费用的比例达到90%,所以单位产品中的直接材料成本应该与各期的芯片单价息息相关。但是,据披露公司报告期内芯片采购单价分别为0.29元/只、0.33元/只、0.55元/只、0.23元/只。

  再将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与芯片的采购单价相比,矛盾出现了,2015年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与芯片单价一样,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甚至出现了单个MLCC的直接材料费用还远低于芯片采购单价。

  净利V型反转 2015年净利下滑30%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营业收入分别为4.46亿元、5.25亿元、6.52亿元、3.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844.36万元、7576.47万元、14940.75万元、9140.50万元。

  元六鸿远经营业绩波动明显,2015年增收不增利,净利下滑30%,2016年元六鸿远净利润同比增长97%。

  三年半获政府补助逾4000万元

  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及2017年1-6月,元六鸿远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938.84万元、1620.95万元、529.77万元及945.78万元,分别占同期税前利润的7.39%、16.45%、3.07%及8.85%。

  三年半时间里,元六鸿远累计获得政府补助4035.34万元。

  经营净现金流始终远低于净利润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856.45万元、5041.27万元、3114.00万元、1619.83万元,始终远低于同期公司产生的净利润10844.36万元、7576.47万元、14940.75万元及9140.50万元,差额分别为7987.91万元、2535.2万元、11826.75万元、7520.67万元。

  元六鸿远招股书称元六鸿远目前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销售规模快速扩大,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随之增加,同时为应对增加的订单持续备货,导致报告期内元六鸿远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净利润。未来,元六鸿远业务将继续快速发展,短期内仍存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净利润的风险。

  应收账款5.3亿元应收票据1.6亿 占流动资产比例逾7成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应收账款分别为2.66亿元、3.56亿元、3.98亿元、5.29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50.56%、50.48%、45.57%、55.50%。

  元六鸿远流动资产构成

  元六鸿远招股书称,公司自产业务产品大部分面向航天、航空、船舶、兵器等领域的客户。销售回款时间需要根据客户整体项目的拨款进度而定,付款周期相对较长。报告期内随着公司高可靠类产品销售规 模的增长,相应的应收账款逐渐增加。未来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进一步扩大,若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将可能导致坏账损失的发生,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应收票据分别为1.19亿元、1.33亿元、1.99亿元、1.5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2.51%、18.85%、22.77%、16.20%。

  元六鸿远招股书称,公司应收商业承兑汇票主要来自各大军工集团,客户信用良好,报告期内未发生出票人无力履约的情况。公司其他的应收票据均为银行承兑汇票。公司应收票据金额较高,减缓了公司回笼资金的速度,且存在应收票据到期无法兑现的风险。

  数据可见,截至2017年6月末,元六鸿远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占流动资产的比例达71.7%。

  产能利用率87% 募投大扩产

  2014年-2017年1-6月,元六鸿远合计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1.88%、86.64%、86.51%、87.44%。

  元六鸿远本次最大的募投项目为“电子元器件生产基地项目”,招股书称,通过该项目的实施,元六鸿远将扩大多层瓷介电容器的生产规模,高可靠多层瓷介电容器产品将新增产能7500万只/年,投产前产能为4500万只/年;通用多层瓷介电容器产品新增产能192500万只/年,投产前产能为7500万只/年。

  2015一年决议给原始股东分红1.6亿 上市却募资1.5亿补血

  元六鸿远本次拟IPO募资中1.5亿元用于补血,但元六鸿远在报告期内给原始股东分红却非常大方。

  2014年1月27日、2015年2月3日、2015年11月17日、2015年11月26日、2015年12月27日、2017年1月16日,元六鸿远六度召开股东会,分别决议分红1100万元、1100万元、7975万元、4620万元、2310万元、2480万元。

  三年时间里,元六鸿远合计分红1.96亿元。其中仅2015年元六鸿远4次决议分红,金额达1.6亿元。

责任编辑:王翔鹏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