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一半海水一半火,一位数据工程师心中的钉钉

发稿时间:2018-04-12 17:05:00 来源: 消费日报网 中国青年网

  钉钉差点就没活下来,这种感觉不是亲身经历过,是不会懂的:那是一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感觉。

  正是这种在绝望后获得重生的感觉,支撑着钉钉同学们继续前行的脚步。

  我叫上城,是钉钉的一个数据工程师,我一直是用冷冰冰的数据分析整个业务的发展,但回顾钉钉走到现在的历程,我很难理性起来。

  来往的绝望

  2013年下半年,阿里集团“ALL IN 无线”,为了抵抗日益强大的微信,一部分同学受命去做一个跟微信抗衡的社交产品,产品取名叫“来往”——来而不往非礼也之意,通俗点可以说是朋友之间要来往的意思。

  来往核心创始团队是被集团像抓壮丁一样被点名抽调过去的,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当天上午你还在原部门开会,中午就通知你下午去来往团队报道,调令立即生效,不用做业务交接。

  这跟当年马老师找几个员工去创建淘宝、支付宝的场景是一样一样的。当时来往的核心创始成员里就个叫无招的人。

  “ALL IN 无线”带来的变化就是,很多部门都执行996制度: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

  我记得我2013年11月到来往工作第一周的情景,晚上12点,无招带着全产品团队去撒野地冥想来往产品方向,他手机里播放着轻音乐,让大家躺在床垫上冥想一分钟,嘴巴里重复一句话:“大家想想如果来往接下来只做一个功能,是什么功能,为什么?”

  过了一会,这一句就变成了:“别睡着,别睡着,大家想想如果来往接下来只做一个功能,是什么功能,为什么?”

  然后变成:“把那谁谁摇一摇,他睡着了……”

  那时候很多人都知道来往团队太拼太累了,但即使这么拼这么累,还是有很多人踊跃的投入到来往团队,来往团队一下子就达到了200人,因为来的这伙人大家骨子里都抱着一个信念:做成来往!

  而微信是怎么看来往的呢:你们看,他们拿着根木棒子就来挑战我们的航空母舰了。后来的形势也证明,来往的产品太过YY,而且差异化价值不突出,体验上也确实不如微信,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的:6个月之后,来往不行了。

  我是做数据的,当看到来往的用户活跃数据每天都在环比下降,新注册用户数每天也在环比减少时,那种无助的情绪在西溪园区3号楼4楼的南面办公区蔓延。

  隔几天就有人一起聚餐,这次是庆祝谁谁谁转岗了,下次是庆祝谁谁谁去创业了……

  越是最困难的时候,越能体现出人内心的强大。2014年5月26日,无招带着么么茶、天鹏、依岱、悠悠和元英,去到马老师湖畔花园的家(淘宝、支付宝诞生的地方),闭关为来往团队找方向。

  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在湖畔闭关的日子是最难熬的。无招他们几乎把市面上所有的APP全研究了一遍,哪个APP有哪些优缺点,他们都逐一记录:比如消息的已读未读就是那时候发现的。

  有一次,无招听说某位教授有好的想法,立马开车去教授家倾听高见,那时候是凌晨4点(教授本人是接受的)。

  逐渐的,做一款工作相关软件的概念越来越清晰。像审批这样的日常工作流程,当时阿里巴巴都是在手机上处理的,而传统企业都还是通过纸质化办公。大家想着,如果能让全中国的企业都能实现手机上办公,这件事就挺牛的了。

  (图:无招在和团队在湖畔花园讨论产品)

那时候湖畔花园的人们都觉得自己发现了一片蓝海!

  为了避免再走来往时候YY的老路,无招带着大家去找企业共创(共创是钉钉创造的名词:就是从企业真实需求出发,也就是“不能YY”)。这段时间持续了好久,也找了好多家企业,他们都说没有组织管理的诉求,没有用“办公类型”软件的想法。

  刚看到些许曙光的湖畔花园的人们,又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难道这片蓝海又是大家YY出来的蓝海???

  那时候,无招对大家说,如果再找不到企业共创,大家就回湖畔花园再找新的方向。就在要放弃的最后一天下午,就在大家在文三路百脑汇电脑城楼下吃臭豆腐的时候,依岱说这电脑城楼上他有一个大学同学叫史楠,是卖电脑的,可以问问他们公司是否能去共创一下。

责任编辑:安迪
返回首页>>
最新推荐
时搜热点
热点推荐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公众号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